ID:北北
韩叶本命,不ALL,PM求友交换FC,怕生

关于

独钓寒江雪

刀剑乱舞

山伏国广x江雪左文字

============================================

江雪左文字是第一把来到这个本丸的刀。

他第一次睁开眼时见到的是一位陌生却温柔的女子。他握了握手,发现自己竟有了肉体之躯。江雪知道自己是谁,但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却一概不知。对于自己的身世,或许是过了太久,很多事他都已经忘了。但对战争的厌恶,却从未有过减退。

“在下江雪左文字。直至何时,战争才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呢……?”

江雪问面前的小姑娘。审神者但见对方一脸茫然,估计是答不上吧?

“你就是江雪左文字吗?请多多指教!那个……之后的任务就拜托你了!”小姑娘紧握着江雪的双手,看起来无比激动。江雪被这个小姑娘的热情吓到了,稍微愣了一下,随即又露出的微笑。他披着僧袍,走过去抱紧面前娇小的女孩子,感觉自己多了一个妹妹。

“交给在下吧,只要不是战争的话,在下必定帮主公完成心愿。”江雪说道。

女审神突然面露难色。

“主公,难道……”江雪擦觉不妥,邹邹眉头。

“不瞒你说,我现在急着组队出征。本来想难得有一把太刀,这样出征会比较……”

江雪左文字毕竟是一把太刀,如果可以出征的话必定能帮上大忙。但觉得以江雪的性格,好像不太愿意战斗。

“万分抱歉,这个在下实在是做不到。在下已入法门,还请您另寻高人。”

女审神还没说完,江雪就表示了自己的态度。

没办法,总不能逼江雪上阵吧?她叹了口气,盘点一下身上剩下的资源,到刀匠那里再锻上一把。刀匠拿过资材,清点一下数量,点了点头,走回自己的锻造台。女审神默默看着刀匠拿着资材回去,心里忐忑不安,她曾听多个朋友说,这刀匠超级不可信!锻出什么刀靠的都是运气啊!

“嗯……”

越是等得就,审神越是不安。

“拜托你了!江雪大人!”她默默地祈祷,谁都好!请来守护这个镇守府,不,本丸吧!

“新刀出来了!”

刀匠出来,带着一个翠瞳的蓝头的小子,警惕性高如野猫。

“我是小夜左文字。你希望……对谁复仇?”

复仇?审神拿出资料,查了一下小夜的生平。嗯,这次出征应该没问题吧?等等,怎么又是一把左文字?审神有点吐血,叫左文字的刀都这么有特色!?但愿不出什么大问题。

小夜跟着审神回到本丸,见一美人正坐在走廊念着佛经。身披着修长的僧袍,雪白的长发已经及腰。但却不像僧人那般和蔼憨厚,反而是给人一种尖锐的感觉。

“这是……江雪兄长?”小夜跑过去。

江雪转头,有点意外。

“小夜?”

小夜跑过去,埋在江雪的胸前。江雪摸摸他的头,另一只手抱住了小夜。审神就在一旁,看着这两兄弟重逢。

我到底在干什么……

第二天,小夜出征了。还给本丸带来了资材和新的刀。虽然都是短刀,但好歹也是把本丸壮大了。之后的几天,小夜都带着短刀大队出征,剩下的刀出去远征,资材又逐渐变多了。但一直让短刀战斗也不是办法,遇到强一些的敌人他们是无法对抗的。

审神再次把资材拿给刀匠,过了一会,又锻出了两把新刀。

是两把太刀,同田贯正国和山伏国广,两个兄贵。

“诶?这声音怎么好像都一样?你们是兄弟吗?”审神问道。

然后被干脆地否定了!

“咔咔咔咔咔!贫僧第一次听到这么有趣的笑话!”山伏笑着说。

“这一点都不好笑,赶快去战斗吧,在这里一点意义都没有。”同田贯说道。

“别这样嘛狸猫君!别吓到主公大人了哦!”山伏在同田贯头上胡乱摸了几下,原本就不怎么整齐的发型变得更加乱了。

同田贯一把甩开山伏,“不是狸猫是同田贯!你到底有没有好好记住我名字!?”

“咔咔咔咔咔!男子汉就别在意这些小事啦!”

“啧!”

就这样,两人打打闹闹跟着审神回到了本丸……

山伏刚进到客厅,就见到的是正在闭眼念经的江雪。俊美的脸庞,飘逸的长发,这简直就是……

“极品的刀啊……”他不禁开口惊叹道。

江雪闻陌生之声,转头看向声源之处。带着头巾穿木屐的陌生男子站在他面前,看对方身上的着装,难道也是一位僧人?

“在下江雪左文字,请问施主是……”

“小,小僧名叫山,山伏国广!是安土桃山时代的刀!现在作为一位武僧正在努力修行中!请多多指教!”山伏声音洪亮非常,差点把整个本丸震碎。吓得五虎退哭着赶紧抱起几只小老虎躲到桌下,药研怎么哄都哄不来。

“这样啊,”江雪抿嘴一笑,“那我们彼此都加油吧。咦?山伏君你怎么樱吹雪了?”

“咦?怎么回事?”山伏摸摸飘到自己头上的樱花瓣疑惑,“咔咔咔咔咔!这肯定是因为遇到同道中人,情不自禁就飘起花了!”

……

站在门口的宗三左文字叹了口气,新来的同伴是个笨蛋啊……


评论(2)
热度(27)

© 杏仁豆腐与芒果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