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北北
韩叶本命,不ALL,PM求友交换FC,怕生

关于

【韩叶】龙虎配(五)

*猫鼠游戏PARO

*智商不够如何拯救世界

==============================================


第二天一早,重案组二分队所有人准时到达办公室,当然,没有人有迟到的胆子和钱包。待人齐后,韩文清立刻组织出警再次前往库拉博物馆。保维德也早已收到消息,早早就站在博物馆门口迎接。今天的交通意外顺畅,叶修手里的薯片还没吃完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不过原因是警车的主人严禁任何人在车内饮食。可是韩文清还是敌不过叶修的软磨硬泡,最后还是开恩允许了,但条件是保持车内整洁。叶修为了不让碎屑掉到车里,只能吃得慢一点。没想到才吃了一半左右就到了。

韩文清和馆长见面打了招呼后,便带着他的队伍进入馆内开始调查,但他并没有把花纹碎片被掉包的事告诉馆长,避免打草惊蛇。经过对叶修多年的了解,他相信着叶修的经验和眼光,所以即使是馆长也不能排除他是凶手的可能性。

叶修这次有了批准,便光明正大地调查骨针的展箱周围的情况。组内的其他人也被分配到其他地方仔细检查,尽可能找出更多的线索。

叶修围着骨针的展柜转了一圈,又蹲下看了看,摸了摸。调查完后走到韩文清身边小声说:“我知道作案手法了。”

“?”

韩文清跟叶修走到柜前。

“这样。”叶修拿出了线,打了个结卡住了展柜的锁。把线绕到展柜后面。用力向下一扯,柜子便打开了。最后用胶带固定住绳子的位置,便能腾出双手来拿取里面的东西。

“要出柜就是这么简单。”

“……”

“老韩你看这里。”叶修指了指,“这里还残留着胶带的痕迹,虽然凶手已经处理过,但细心点还是能看见的。还有这里,是线摩擦时留下的。他的线并不像我手里的棉线那么松软,用的可能是钓鱼线。钓鱼线的韧度和硬度都比棉线要强,像我这条棉线肯定撑不了太久就断掉。”

韩文清听着,转头看看棉线,有几个地方已经开始有断掉的趋势了。

“另外就是胶带的问题,凶手不用无痕胶带是因为无痕胶带粘着性比较弱,无法承受那个力度。所以固定时只能找粘着力强的胶带,但弱点是撕下会留下明显的痕迹。柜子打开后就好办事了,现在只需要用一条普通的铁线就能把骨针弄出来。”

“不过我有个问题。”张新杰走了过来,推了推眼镜。“既然凶手能如此轻易拿到骨针,那么他何必多此一举偷了骨针再调换花纹碎片呢?”

“嗯,我也是想不通这点。先把凶手抓出来再问问吧。老韩,之后拜托你了。”

“嗯。”

韩文清走进馆长的办公室,跟他说了调查的情况,并且要求他让馆内全体工作人员到大堂集合。保维德非常惊讶,馆内的工作人员都是做了好几年的老员工了,要偷早就偷了,还等到现在才来偷?他拿起电话,通知主管把人员全部集中起来让警队调查。看着韩文清的脸,保维德觉得对方不当黑社会真的太浪费了,收保护费时肯定超省心,完全不怕有人不递出钱包。

几分钟后,馆内全部工作人员都到达了大堂。每个人都非常疑惑,他们都是在博物馆工作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老员工。而且都住在指定的员工宿舍,对彼此都熟悉非常,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会中出一个叛徒。

“谁知道你们之中会不会有人被人掉包了呢?”方锐开玩笑说。但没想到,这时原本吵杂的大堂瞬间安静了下来。

“方锐你别挑拨离间……”林敬言扶额。

“……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方锐小声吐槽到。

叶修无视方锐的话,走上前把每个人都打量了一遍,最后停在一个把帽檐拉得很低的年轻人身上。

“你。嗯……莫凡?出来一下。”叶修看着对方胸上的牌,上面写着“保安:莫凡”。

此时,原本的寂静大堂再次变得吵杂起来,全部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这位年轻人。但作为嫌疑人的莫凡并没有表现出一点慌张或者是惊讶。

“为什么是我?”

“监视录像被人剪辑过,虽然只有很短时间。我调查过馆内每一个员工负责的区域,而你是唯一一个负责馆内监视器的人,能对录像做手脚的人大概只有你了。”

“如果你没有确切的没有证据,我可以告你诽谤。”莫凡说到。

“赃物放在宿舍太显眼,而且和室友同住的话有时难免会被翻出来。如果我没猜错,骨针并不在那里。”

叶修伸手摸向对方的大腿,然后从下至上摸上到对方胸口,最后在上衣口袋夹出了一块长条形的东西。毫无疑问就是馆内丢失的赫尔巴骨针。

“所谓的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对吧?潜伏在博物馆多年,嫌疑一不小心就被排除掉了。幸好我们的副队发现录像被剪辑过才得以把你揪出来。”

“我可以告你公然非礼吗?”莫凡问道。

“很遗憾告诉你不可以,详细你可以问问律师,他会很乐意帮你解答。”叶修把玩着骨针,走回韩文清身边。“好了老韩,名侦探叶修破案完毕,剩下的交给你了。”

“……”

“不过,”叶修凑得耳边小声地说:“我觉得这个人和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带上车再慢慢审。”

韩文清拿出手铐,上前把莫凡双手铐上。对方一副没所谓的样子,乖乖伸出了双手,并没有做出任何的挣扎。他的同事看到他如此淡定,知道他一定是有经验的惯犯,像怕被病菌感染一样纷纷后退,然后又吱吱咋咋讨论起来。

“收队!”韩文清一扬手,全体队员便押着莫凡离开了博物馆。他把莫凡押到自己的警车后座,叶修跟着也坐了进去。

“终于见到你了,叶秋。”莫凡说到。

“呵呵,哥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叶修看向莫凡的手背上的纹身,“你是道上的人吧?”


评论(5)
热度(26)

© 杏仁豆腐与芒果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