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北北
韩叶本命,不ALL,PM求友交换FC,怕生

关于

【韩叶】采蛋(05~最终章)

《采蛋》还有10本左右就完售了,动物园剩下5本。

余本会参CWHK

这边把全文放了吧!0v0

============================================

05

看到另一只雏鸟破壳后,韩文清和叶修赶紧飞回窝里。被破壳的雏鸟吓得发愣的黄少天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两只大鸟推开。

“艾玛我还没看完呢别推我别推我我要看!”

“闭嘴。”

“……”

黄少天嚷着想挤回窝里,但被韩文清眼睛一瞪就缩了。只能泪汪汪地看着叶修。

“……老韩你别总是吓他。”

“……”韩文清想说我没有,

韩文清看了看窝里的小雏鸟,叹了口气,怎么又是一只吃素的鸟?打猎之余还要去采集水果,未来的日子真的忙成狗。

“看来以后找食物要辛苦一点了。”

“肯定的了,少天还在发育阶段,不能少吃。”

“对了,还没起名字。”

“叫包子?”

“……”

“你看他圆圆的像包子一样。”

“…………你起名还能再烂点。”

经过叶修和韩文清几周的精心养育后,包子的毛已经长得能覆盖光溜溜的身子了。看着两个渐渐长大的儿子,他们幸好两只化骨龙虽然有点吵,但还是挺听话的……才怪!

少天曾试过晚上说梦话声音过大引来了饥饿的狼群,韩文清不得不熬夜把狼群赶离它们的领地。包子好几次吃了带毒的果实而晕倒在路边,万幸的是晕眩期间都没有被其他动物叼走吃掉,真不知道该说是走运还是倒霉。总之,这两只幼鸟可没少给他们两位父亲麻烦,韩文清和叶修每天回到家都累得倒头直睡,即使偶尔有需求都被累得有气无力干,养育孩子可谓是一件劳心劳力的事。

夜里,在两只小鸟都熟睡的时候,原本放哨的韩文清突然走到窝里翻过叶修的身体,尖锐的爪子温柔地扣住叶修的爪,低头就向叶修吻了过去。原本熟睡的叶修被吻醒了,哀怨地看着面前的猛禽。

“喂,老韩,孩子们还在旁边。”

“小声点。”

“啧,你这也太为难我了吧?”

“我不介意你叫出来。”

“…………我们还是去外面吧”

听罢,韩文清松开了爪,和叶修偷偷飞去附近的草丛中继续刚才羞羞的事。韩文清用头蹭着叶修的胸腹,尖锐的喙不时扫过身体的其他部位。叶修心感不妙,虽然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做过,但也不至于被碰触几下情欲就被撩起来吧?在肉体相互的摩擦下,两人的体温渐渐升高。叶修看着俯视自己的韩文清,无论多少次,只要对上他锐利的眼睛仿佛下一秒就会被吃掉。但令人恐惧的眼神中却带有让他无法逃脱的安全感,这就是叶修选择韩文清的原因。这么想着,叶修不自觉笑了出来,两人在不知不觉中就走了十余年。

叶修突然的一笑吓得韩文清的心脏漏了一拍,把持不住俯下头就冲叶修吻去。两副尖锐的鸟喙却完全不阻碍双方舌头的相互纠缠。叶修本来还想挣扎一下,但韩文清已经整个人压在上面。

完全动不了啊……

嘛,算了。

叶修干脆放松了身体,任凭韩文清处置……

之后的几个星期里,叶修和韩文清交替去捕猎和照顾两个小孩,日子也过得热热闹闹的。两个孩子都已经会独自飞翔和寻找食物了,两位父亲才开始变得比较闲。包子虽然看起来比较笨,但飞行技巧却不比黄少天差。除此之外,包子还飞往多个地方学到各种歌曲,从此以后包子的个人播放列表经常会更新新曲目,再也不会单曲循环《狮子座》了。

今天韩文清一如既往出去捕猎,在途中的发现到地上的羚羊群突然分散跑开,几声枪响后,有几只羚羊倒下了,再也没有起来。韩文清皱了皱眉,转头飞回了自己的窝。在窝里看管着两只熊孩子的叶修看到韩文清没带猎物回来,两人心照不宣,叶修知道肯定出了什么状况了。

“老韩,发生什么了吗?”

“嗯。我刚才听到有枪声,看来又有人在附近打猎了。”

“啧,又来了吗?我们也要准备一下。”

“我把窝移到洞里,少天和包子还小,叫他们躲那别经常出来。”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少天,包子去把窝搬到那边。”

黄少天抗议“叶修不要脸!明明是老韩叫你移的现在却推给我!还要不要脸要不要脸!我就不搬怎么样你打我呀”

另一边的包子:“是的老大!没问题老大!!”说完便用幼小的身躯去推那个巨大的鸟巢。

“少天你该学学你弟了!”叶修笑着,“不搬今晚没你喜欢吃的。”

“叶修你竟然用食物威吓我要不要脸但我是不会动摇的不搬就是不搬你咬我呀……哎哟!”

背后的韩文清轻轻啄了一下黄少天的头:“快去帮忙。”

“……”黄少天看着身躯比自己庞大好几倍,眼神凶狠的韩文清,只能闭上嘴屁颠屁颠地蹦去帮忙推鸟巢。叶修见状,笑了笑却没说什么,继续把鸟巢推进附近的岩洞里。韩文清在附近巡逻了几圈,确认没有危险后也飞回来帮忙推鸟巢了。

未来的几天里,叶修和韩文清每天二十四小时轮流在洞口放哨。年纪尚小的黄少天和包子还不懂为什么要这样做,只觉得好玩,问叶修能不能也来帮忙放哨,但结果都是被韩文清赶回去窝里睡觉。

“嘁!老韩真小气!这么好玩的事都不带我们玩!”黄少天鼓起腮抱怨道。

“我们玩接龙游戏吧!”包子说。

“哎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最近老韩连我们的活动范围都缩小了!我快无聊死了!你说我们要不要偷溜出去玩?”

“玩什么?星座吗?我先说,狮子座!”

“唉……我怎么会这个蠢弟弟?座位!不对!我怎么也接起龙了?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耶?”

“位置!老大说的话就一定要听!而且老大说不要经常听少天的垃圾话。”

“置顶!什么!叶修竟然这么说我!?还要不要脸!?包子你不想出去玩玩吗?呆在这里无聊死了。”

“顶级牛肉!好呀!怎么出去?”

“我偷偷告诉你。”黄少天在包子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哦!我知道了!你这是要……唔!”

“别这么大声你这个笨蛋!!!”黄少天赶紧捂住了包子的嘴巴。这人怎么这么蠢啊……

就在叶修和韩文清转身换班之时,黄少天和包子突破了他们防线,两人蹦跶蹦跶地飞了出去。

“喂!你们!”韩文清反应过来时,两只小鸟已经像个球一样滚远了,摆了摆翅膀飞了上天……在一旁的叶修叹了口气:“已经到叛逆期了吗?是不是快了点了?安啦老韩他们没这么容易出事的,你看包子他乱吃东西也吃不死,可想而知RP有多好。”

“……”

叶修看韩文清还是一副不放心的样子,说:“要不这样,今天你去看着两个熊孩子。他们比较听你话,要是发生了什么事就立刻躲起来。今天我负责去捕猎吧。”

韩文清点了点头,“路上小心。”

叶修拍了拍翅膀,转头对韩文清挑了下眉:“哥像是这么容易被杀的人吗?”

“……”韩文清皱眉,默默看着飞出去的叶修。希望心中那股不安只是错觉。

叶修飞往自己平常的狩猎区,在天空盘旋着寻找地上的猎物。他并没有想到,草丛中的一把漆黑的猎枪已经悄悄对准了它……

“嘿嘿,等了几天总算没白费。”持枪的人说道。

“我就说嘛!我肯定没看错!极稀有品种!这回发财了!”另一个人说。

叶修看到草丛里有黑色反光的物体,看清是枪头后心感不妙。但这一切已经太迟,随着一声枪响,子弹已经射向了它。

“大意了!”

“噗!”

叶修的翅膀被子弹击中,只能强忍着痛楚张开唯一的一副翅膀滑翔飞走,尽量飞回离家里近的地方。但由于只有一副翅膀,身体变得极端不平行,最后歪歪倒倒地落在一片偏僻的草丛中。被子弹击中的翅膀已经没有了知觉,血迹染满了全身。叶修眼前渐渐出现了幻觉,最后体力不支晕倒在地上。

“咦?这是……”

一位穿着一身旅行装的女性走了过来,抱起了晕倒的叶修。

“原来还没灭绝吗?”

女性的眼里透露出激动的光芒,又对叶修的身体检查了一下。

“好过分……什么人做的?”

苏沐橙翻开叶修的翅膀,里面镶进了一枚子弹,翅膀的周围血迹斑斑,令人触目惊心。抱着叶修的女性赶忙拿出医疗工具,当场就给叶修的伤口消毒和做起了简易包扎。

“嗯,好了!”苏沐橙擦了擦汗,“保护区里竟然有偷猎者,必须报告给上级。”

怜悯地看着怀里的猛禽,苏沐橙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叶修的身体,向森林里的研究所走去。

半晕迷的叶修艰难地睁开了一下眼睛,望向自己老巢的方向:“老韩……”

苏沐橙回到研究所,推开了研究室的门。

“冯教授,我有重要的事要报告……”

叶修整晚没有回来。

韩文清在鸟巢边踱来踱去,脸黑得连包子都不敢靠近,更别说少天了。这么晚还没回来肯定是发生什么事了。韩文清深呼吸了一下,把黄少天和包子两只熊孩子吼到窝里睡觉后,便飞出巢搜寻叶修。而韩文清没想到的是,巢里的两个孩子却根本没有睡意,在他飞出去的那一刻就立刻跳出了巢。

“老韩终于走了!”黄少天松了松翅膀,蹦跶了几下活动活动身体。

“那我们现在要干嘛?”包子问。

“还要问?”黄少天笑了笑,“当然是跟老韩去找叶修呀!”

“老大出事了!?”包子大叫。

“…………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兄弟!你肯定不是他们亲生的!”黄少天伤心欲绝,他突然觉得他们两兄弟不是亲生的,和老韩老叶一点都不像!其实黄少天也没想错,他们两个的确都不是亲生的,连种类都不一样怎么可能是亲生的?当然,当他们知道真相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了。

“……”叶修眨了眨眼。

“……我在哪里?”

一个穿着白色袍子的男人拿着手术刀走了过来,脸上戴着口罩,看不清原本的容颜,显得那双眼睛特别的锐利。

“…………老……韩?”

叶修清醒了一阵后又晕了过去。

另一方面,韩文清擦觉到自己被人跟踪的时候,立刻找了棵树躲了起来。后来才发现跟踪他的是两只原本应该在窝里睡觉的熊孩子后,顿时脸变得比包青天还黑。

“你们两个怎么不去睡觉!”

“老韩啊你知道叶修不在肯定是出事了啊我们都很担心耶不只是你一个担心我们做儿子的都很担心叶修的安危不然以后就没有人给我们找吃的了你说对不对”

胡说,明明你们两已经可以自己找吃的了!

“对啊对呀!老大不在就没有人陪我唱《狮子座》和ponponpon了!我一定无聊死了!”

不不,一直都没有人陪你唱歌啊包子!

韩文清知道多说无益,并没有戳穿两个孩子的谎言,大家都懂的。

“你们可以跟来,但必须听我指挥。没有指挥一切不能乱来,知道没!”

“是的老大!没问题老大!!”两个小孩变得严肃起来,就差敬礼了。

“现在我们的计划是……”

叶修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倒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脚被铁链绑住,身体麻痹了活动不能。

“醒来了吧?翅膀已经上过药了。”

叶修转头看了看身边这个穿白袍帮自己包扎的人类,原本紧张得绷紧神经身体立刻就放松下来,安心地睡了。

还真是一双令人恐惧却又给人安全感的眼睛啊……就像……

“哟!老韩!怎么样了?”

“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但身体仍然虚弱,还要再观察。”被叫作老韩的兽医边在纸上记录着床上晕迷的猛禽的状况边回答到。

“看来又有人来偷猎了,明明已经写着了嘛”另一个穿着白褂的人走了过来,扬了扬手上的纸张“重点保护区外来人员非请勿进,否则格杀勿论。那些人连小命都不要了吗?”

“有钱能使鬼推磨,他们眼光挺高的。”韩文清顿了顿,轻轻地抚摸躺着床上的鹰“这只鹰是极危级保护动物,价值不可估量。每年来打它主意的人可不少。”

叶修叼着没点着的烟眯着眼看着韩文清,“你好像挺喜欢它?”

“我对每一只动物都是一视同仁。”韩文清回答。

韩文清看着叶修。

“吃醋了?”

“哥我像是个会跟一只鸟吃醋的人?”说着便俯身低头吻向了韩文清。

“别闹。”韩文清虽然这么说,却并没有拒绝叶修的吻,一手揽过叶修的头向自己的嘴唇压去。双方的舌头互相缠绕着,不时发出淫靡的水声。兽医的手摸上了军人的腰,又从腰移到了身后的臀部,原本严肃的手术室顿时变得色气起来。

“好歹估计一下我的感受啊……”还躺在床上半昏迷的鹰想到。

过了几分钟,双方彼此的双唇才依依不舍地分开,中间还带着彼此的唾液留下的银丝。叶修拿起旁边的枪转身走向门口。

“哥也打猎去了。得教训一下那些不知规矩的人”叶修走到门口停了下来,

“喂,少天,包子。”

“!”

“!”

“你们躲着那里看什么?”

“叶修你说什么啦我们才没看到什么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你和老韩亲得这么激烈我也不知道我们只是坐着这里休息休息你说是不是啊包子”

“是啊老大!我们都没有看到你和老韩亲亲!我向水瓶座发誓!”

“……”韩文清扶额。

叶修叹了口气,反正他们两个的事在研究所里几乎众人皆知,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我走了哦老韩。”

“小心点。”

“当然,哥我可是部队里37连胜的人。”叶修收起了原本开玩笑的表情,提着枪推开了手术室的门。

“少天包子整理好装备后到正门集中!不迟到不早退不旷课!”

“是!”

“是的老大!”

为什么这种情况下还能开玩笑……韩文清笑着摇头。

平原中不时传出响亮的枪声,数只动物倒在猎枪无情的子弹下,茂盛美丽的草原瞬间染上了血色。动物们都被枪声吓得仓惶逃脱,唯独空中的三只鸟儿寻声而来,为了找回叶修。

“老韩你确定是这些人?”黄少天问。

韩文清点了点头:“包子,方案一准备。”

“是的老大!没问题老大!”包子说罢,以一个风骚走位悄悄飞到了偷猎者的背后……

“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八月份的开头,你是狮子座~”

“吵死了!唱什么歌!还跑调了!”偷猎者之一狠狠打了下旁边的同伴。

“这歌本来就这调调!不对,都什么时候了傻逼才会唱歌!”同伴骂了回去。

“那到底谁在唱歌?!”

两人人齐刷刷看向了声源方向……一只鹩哥在对着他们唱歌?!什么情况?!

“这哪来的……哎哟!”持枪的偷猎者惨叫了一声,手上的猎枪已经被不知从哪来的巨雕撞飞。

“你干嘛了?哎哟!”另一位偷猎者刚转头,却立刻被韩文清推倒在地上。

“哪来的鸟!这么嚣张!”被抓伤的偷猎者转身拿回了枪,上膛。

“好大的口气!”

“?!”响亮声音从背后传来,把那人吓了一大跳。

“有种你就过来PK呀PK呀PKPKPKPK呀拿枪算什么有种徒手跟我PK呀PK呀PKPKPKPK呀我知道你没种呀没种呀没种呀不敢过来PKPKPKPKPK……”黄少天在持枪者背后blablabla地说起了垃圾话,简直不能忍!

“嘻唰唰~嘻唰唰~嘻唰唰~”另一边的包子已经换了曲目,和黄少天两人演绎的“双人合奏”简直就是草原里独一无二的噪音污染。

韩文清借着他们分神的机会,对持枪者使出了鹰踏,对方HP下降30%,造成出血状态。枪支强制掉落。

另一位偷猎者骂了一声娘,转身捡起了地上的枪支对准了韩文清。

“区区三只鸟别太小看人类!”

“啧!”韩文清就像并没有顾及后果似的,转身就冲向了瞄准他的人。

“老韩!!”

“老大!!”

手指一弯,枪声响彻天际,整个世界就像停止了一样。

漆黑的枪口冒出几丝缭烟,持枪人口吐鲜血倒在地上。尸体的身后出现了三个身穿警服的人。

“?!”原本撞向偷猎者的韩文清看到情况有变,强制改变自己的飞行路线,但最后还是抓伤了其中一人。

叶修愣了一下,吩咐身边的包子和黄少天捉拿另外一位偷猎者后才走近刚才袭击自己的猛禽。

“哟!老韩。”叶修向猛禽伸出了手。

被叫作老韩的大雕盘旋几圈后,落在叶修的手上。

“咦?!”在一旁的鹩哥和鹦鹉惊讶道,“什么情况?!”黄少天和包子疑惑地看向了韩文清,

“到时再说。”韩文清回答道,“他们不会伤害我们。”

“咦?叶修这只鹰是……?还有你刚才是不是叫老韩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快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

当黄少天收拾好另一个人时,回头发现叶修已经把刚才的鹰收服了?!即使是扔精灵球收服也好歹有个过程好吗?叶修你扔的是大师球吗?

“这个嘛……”叶修挑了下眉,“把人抓回研究所做试验品,收工!”

“是的老大没问题老大!”包子说罢,扛起人就走。

“哇擦叶修你敢不敢回答我问题别以为这样就可以岔开话题你信不信我跟老韩告状……哎哟喂这是什么?!”另外的两只鸟儿已经各自飞到了他的双肩上,你一言我一语地聊起了天。黄少天虽然听不懂,但也跟着吵了起来。

“呜哇你们两个吵死了闭嘴闭嘴闭嘴没见过这么烦人的鸟你们是包子转世吗谁教你唱狮子座的”

一人两鸟仿佛形成了一个无形的圈子,当然圈子里面都是噪音。

“想不到少天也有被人在耳边说垃圾话的一天,总觉得那只鹦鹉挺像他的,你说对不老韩?”

猎鹰点了点头。

待叶修众人把偷猎者关押起来后,就去了手术室。原本晕迷中的猛禽已经清醒,虽然翅膀的伤口还没痊愈不能飞翔,但已经可以随意蹦跶了。韩文清并没有因此放纵它,他想起之前帮它治疗的时候好几次因为大意而被它跳掉,这次索性把他抱着。话说起来这次是它第几次进手术室了?怀里的叶修乖乖的不敢乱动,它知道惹他生气的话估计真的会小命不保……

“哟老韩我回来咯,看我带了什么回……”叶修刚打开手术室的门,手上的猎鹰立马就冲医生伸出了利爪。医生反应也不慢,一手抓起了手术刀挡在身前,令一手护着怀里受伤的禽鸟。

“老韩!”

叶修大叫一声,一人一鹰都停了下来,齐刷刷地回头看着叶修。医生看着面前停止攻击的猛禽,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叶修你过来解释一下。”

“呃……”

之后,叶修便一五一十道出猎鹰的来历。在十年前他还是荣耀研究小组的一个小兵时,在出任务的中途捡到了一只受伤的小金雕。发现金雕的眼神和性格很像他一直以来的对手韩文清,所以干脆顺势起名为老韩。后来不知道为什么韩文清转去了医疗部门,叶修也把金雕放飞了,没想到再次相见时已经过了十年。

苏沐橙小声地问韩文清:“你不告诉他那只受伤的鸟的故事?”

韩文清笑了笑:“不能太宠他。”

韩文清没有告诉叶修,他现在照顾的这只受伤的猛禽与他相识也有十年之久。这只极危的猛禽受伤的次数意外的多,但每次治疗时都非常不听话经常溜走,简直就像极以前逃课的叶修。所以韩文清也顺势叫这么叫了。而韩文清为了治好这只鹰也顺势选择调去了医疗部。

之后的几个月,金雕和他的两个孩子都住在了研究所,每天衣食无忧。待叶修的翅膀痊愈后,苏沐橙才把他们放归草原,她还给这两只猛禽戴上了设有定位系统的脚环。两只猛禽带着一只鹦鹉一只鹩哥扑扑翅膀飞回了他们的家乡,银色的脚环在阳光的照射中显得璀璨夺目,就像……

“就像戒指一样。”

苏沐橙望向了旁边的医生和军人十字相扣的手,无名指上的指轮无比闪耀。

-fin-

评论(8)
热度(42)

© 杏仁豆腐与芒果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